卡车之友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8|回复: 0

拉萨游记 我在西藏纳木错那一晚 经历了什么

[复制链接]

116

主题

116

帖子

460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60
发表于 2019-12-29 18:3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游走的人 于 2019-12-29 18:51 编辑

在之前的游记中有说到,西藏的著名景区纳木错,是一个长度70多公里的巨大的湖,这个湖的南岸已有一部分开发成了比较成熟的景点,还有各种临时搭建的简单彩钢房旅馆和客栈,一般的游客到了纳木错,都是住在南部的这一片海拔4700米左右的扎西半岛上。



而很多人所不了解的是,在纳木错的北部,有大片的高原,这一片海拔高达5500米的区域并没有开发,这里,还有一些原住的居民。我这一次到达纳木错,所去的地方就是湖北岸的高原,这一夜,我们住在纳木错北部的老乡家里。



从海拔4700米到海拔5500米,虽然仅有800米的落差,但就是这800米,让我经历了永生难忘的一夜。我始终觉得,这一夜,才是真正的纳木错该有的样子,也极少有人体验过。



先来放一张地图。这是我们从拉萨出发去纳木错老乡家的路线。直线距离是100km,但是由于这里没有直路可达,所以弯弯绕绕下来,整个车程是200km多的路。整个车程6个小时左右。其中从拉萨开到纳木错大门口,只要4个小时,但是从纳木错景区开到老乡家,又花了2个小时,这一段2个小时的路实在是太难走了,后面再说。



在之前的游记里也说过,进入纳木错有一个必经之地,就是那根拉山口。过了那根拉之后,看到一个岔路口,路牌提示我们,往青龙乡的方向是老乡家所在的位置。



在这里额外赠送一个攻略给大家:地图上查了一下,实际上青龙乡附近还有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的湖,长度也有30km左右,叫做巴木错,而从巴木错往东,这一路大大小小的湖一个连着一个。在藏语中,“错”就是湖的意思。一错再错,这就是西藏。



不过这一次我们没有准备去巴木错的行程,我们要去的位置在“半路上”,也就是距离巴木错35km左右的热琼。



这个热琼,就是老乡家所在的地。这里的海拔高达5500米左右,只有很小的一段柏油路,天气也可以说是瞬息万变,一会儿下雨,一会儿刮风,泥水和土尘敲打着车窗,乌云压顶间,我们“摸黑”赶路。半路上看到老乡家的男主人骑着摩托车过来迎接我们,感觉人生有了新的希望,不然我们一定找不到老乡家。



这一路开过去,基本上没有一个像样的路面,所谓的路,全部都是被踩出来的痕迹而已。



盘山道绕到顶,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山坡,老乡家的房子就在这座山的半山腰上,背靠着整座山,向着太阳的方向。



从老乡家的矮墙看出去,纳木错就在离我最近的地方,似乎伸出手去就可以摸到一样。



这里的羊长着非常非常厚的皮毛,一个很怕生的小可爱,却不怕冷。我出去走了几步,手就冻僵了,但是这小绵羊却可以在地冻天寒之间,咩咩地叫着,边躲避我的镜头边找吃的。



这里的人口密度极小,整个山坡就住着这一家人,几公里见不着第二个人影。毫不夸张地说,他们家养的家禽和牲畜都比人多,除了绵羊和牦牛还养着藏獒,但是藏獒看起来太凶了,我没敢靠近,更没敢拍。



房子的主人是老两口,他们跟我说了好几遍自己的名字,我都没有记住叫什么,真的很抱歉。藏族人的名字对于我们内地人来说是拗口的,再加上语言不通,根本不知道是哪几个字。所以我一路上一直称他们老两口为藏族大爷和藏族大娘。



他们的屋子里非常非常暖和,很有个家的样子,简单的装修也带着浓浓的藏式味道。一落座,女主人就给我们端来酥油茶和糌粑,还有花花绿绿的糖果。



他们特别特别热情,把所有好吃的全拿出来给我们享用,对于藏族人来说,青稞和酥油茶就是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,能把这些东西拿出来,说明他们对客人的重视。



观察了一会儿,弄清楚了这一家人的关系。在路上迎接我们的男主人是这一家的年轻男子,而藏族大爷是他的岳父,大娘是岳母,女儿和女婿现在是住在隔壁的那栋房子里。一家三代在这里生活得其乐融融。



家里的女儿结婚很早,是不会讲普通话的,也不识字。但是家里的小外孙和外孙女都可以顺畅地交流。在西藏,这一代的小朋友,汉语普及得很好。



我们小时候在课本上学到,生活在高寒地带的藏民是用牛粪来取暖的,我这次真的看到了那牛粪。



这个牛粪真的烧得着,而且一点都没有臭味,做出来的饭很好吃,烧出来的酥油茶特别香,我们每个人都吃得津津有味。



晚上的时候,他们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面,看一看电视,聊一聊天。藏族大爷一直在编一根绳子。



我问他这是什么?他嘴里蹦出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藏语,旁边的女婿翻译给我说,这个是牦牛的毛。两头牦牛的毛可以编这么一根。我问他这绳子编出来做什么用?他说做什么用都可以,结实得很。



西藏的女人,无论任何时候,她们的脸上永远挂着微笑。从那笑容中我看到了四个字,吉祥如意。你看他们的日子简简单单,没有特别复杂的人际关系,也没有大城市里面钢筋水泥间的勾心斗角,他们很满足,也很幸福。



我们几个女生在屋子里坐着聊天,另外的一群小伙伴偷偷地溜到人家的马圈里去骑人家的马了,男生果然从小到大就好这一口,一群三十好几的人了,真的是皮得很。



我们去的时候,刚好是藏历的新年,正是纳木错湖面结冰最厚的时候。最冷最冷的日子里,这湖面的结冰厚度可以达到一至二米,人可以在上面随便玩。



老乡告诉我们说,那冰每年的四五月份才会完全化掉。化冰的时候,会发出巨大的乒乒乓乓的声音,几公里之外都可以听得到。



小伙伴在这湖面上欢闹了起来。



问了才知道,原来她经常参加户外运动,尤其喜欢爬山,运动是她每日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所以其实在西藏,长期保持运动的人,高原反应是比较小的。



这时候的我已经筋疲身软,头晕眼花,要不是为了坚持着拍这些照片,我几乎想要倒在冰面上睡去。可是藏族的小朋友却欢实得很。真的是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



晚上坐在屋里边取暖边聊天。那女婿告诉我们说,在冬季的时候,他们会把家搬到几十公里外草原上的帐篷里,把牦牛也和绵羊也会赶到那里去喂草。



一望无际的高原,零零星星地散落着几个帐篷,帐篷从外面看起来非常简陋,这里就是藏民临时的家。

这里没有网,没有自来水,没有手机讯号,有的就是这与雪山相接的湖面和与天空相连的雪山。



他们的家,真的像天堂一样美。



大概是在冰面上玩“大”了,入夜之后,几个小伙伴都出现了比来的时候更严重的高反,嗜睡,乏力,头疼。所以夜里八点钟就铺好了床,准备睡觉。



我们睡的这间房是女儿和女婿的婚房。大红的色调非常喜庆,和我身体的感受正好相反,我感觉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变成了灰黑色。

这是非常难熬的一个晚上,头疼伴着耳鸣,太阳穴还时不时地随着心脏的节奏砰砰跳动。



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两个小时,实在是睡不着,又不敢睡,怕睡一觉过去,第二天醒不来。胡思乱想间,从最初难受的叹息,到后来变成了痛苦的呻吟。



第二天很早就醒来,醒来的时候头比前一天晚上还要疼。藏族大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饭,牦牛肉米粥,可是我却一口都吃不下去。



美丽的西藏,蓝得不真实的天,各种各样形状的云,世无其二的天湖和雪山,就连石头都天生长着人的面孔。可是这里却有着难熬的夜晚,甚至非寻常人可以住得下去的环境。



可这就是纳木错,一个真实的纳木错。即便是这样地“落后”,我依然希望它未来可以尽量最大限度地保持它原汁原味的样子,不要在这里盖高档酒店和度假村。甚至,也许这里本就不应该留下如此多的人类的痕迹,这里,是难得的一片净土。



如果一定要来这里旅行,我们安安静静地做一个过客,看看它就好。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20-1-24 17:54 , Processed in 0.075177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